边境走出的乡村女孩

德宏州靠近中缅边界,阿玲在那里的一个小村庄长大。边界处群山绵绵,宽阔的平地上覆盖着大片的甘蔗田。伴着柔和的细雨,蔗田以同样的节奏沙沙作响,晨雾从附近的炼糖厂周围升起,甘蔗发酵的香气便随着雾气四处弥漫。

1983年,阿玲的父母从山林中向东搬迁来到这个村子。那时云南的西部和现在相比更是人烟稀薄,也更为原生态。政府很少敢于介入那里的部落冲突。中缅边界生长着浓密的丛林,其中仍生活着繁多的野生动物——阿玲的叔祖母就是被一群狼杀死的。政府开始采取行动加固中缅边界的时候,愿意随着边界城镇搬迁的农民会得到奖励。为了种植甘蔗和其他作物,人们砍光了森林——荒野消失了。

阿玲家里养了200多只鸭子,她从十岁就开始放鸭子,把鸭子从家里赶到山谷另一侧的池塘里,让它们捕食小鱼小虾。她会拿着一根长长的竹竿,末尾绑上一个皱巴巴的塑料袋。一旦有鸭子掉队或啄食其他农家的稻苗,她就用竹竿把它们吓回去。为了确保没有鸭子逃过自己的监视而掉队,她必须一遍又一遍地清点数目。

到了晚上,她的家人会把鸭子关进高脚棚旁边的围栏里。他们还在露天房屋的一层养了20只兔子。有些晚上,家里的猪停止哼哼之后,阿玲会尽可能多地把几只兔子搂在怀里,也沉沉睡去。

2

因为父母在甘蔗地里干活的时候阿玲要照顾妹妹,所以她从来没有时间去上学。当她只有四岁的时候,就用一块绣着艳丽图案的布把妹妹紧紧地裹在背后到处走动。

当两姐妹都长大之后,就一起走路到附近的小山上去,寻找竹蛴螬和黄蜂幼虫,卖给镇上的小贩。有时她们会被黄蜂蜇伤,眼睛肿得睁不开,嘴巴肿得胀起来,但这些虫子是可以卖出高价的美味,为了给家里多赚些钱,这对年幼的姐妹愿意承受螫伤。

在收割的季节,阿玲帮妈妈修剪掉高高的甘蔗上的叶子,然后把甘蔗砍下来卖给炼糖厂。阿玲12岁的时候,她父亲在附近的村子里新租了一块田地,种上了柑橘树,希望能给家里增加收入。他的柑橘投资成功了大半,但日子一天天过去,他回家的时间却越来越晚,而且常常情绪低落。

那时阿玲家里人还不知道她父亲用赚来的钱到镇上去买彩票,并且很快一发不可收拾地沉溺在赌博之中。输的越多,买的越多,绝望地试着把损失掉的钱赢回来。但他的运气一直没有好转,阿玲眼看着他把辛苦赚来的钱都输光了。她挚爱的父亲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她不再尊敬的人。

阿玲的家庭曾经过着简单的生活,每个人都能吃饱。但随着她父亲对赌博越来越着迷,他们常常饿着肚子睡觉。有时候仅仅是为了减轻饥饿感,阿玲和妹妹会到墓地去捡死者家属留下的祭品来吃。妹妹身上甚至曾因为营养不良长出溃疡和肿块。邻居们为了确保妹妹能熬过那个冬天,借给了她们一些腌猪肉。

3

阿玲14岁时再也不想和父亲扯上任何关系了,他还是继续过着不负责任的生活。有一天早上阿玲起得非常早,她往包里装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告诉父母她要去城里找工作。她当时兜里只有23块钱,光是坐大巴车走出小镇就要花去一半。

一开始,因为阿玲的年龄太小没有人肯雇佣她。但她最后在一家工厂找到了工作,那家工厂的主要业务是把缅甸进口的木料加工成地板。她在那里呆了六个月,直到有一天一摞地板倒塌后割裂了她的两根手指。伤势并不严重,但厂方觉得她还是太年幼了,无法胜任那份工作。

在那之后她在一家小饭店找了一份清洗盘子的工作。老板对她很好,还教会了她怎么做饭。她在那里呆了一年,直到有一天她亲眼目睹老板屠宰了一条狗。狗肉是菜单上的一道特色菜,她并不是因为餐馆供应狗肉而觉得吃惊。但那是她第一次目睹屠宰一只动物的全过程。她从此发誓再也不吃狗肉,也不想继续留在那里工作了。

阿玲离家两年之后,甘蔗的价格突然猛涨,村民们迫不及待地趁着市场繁荣赚钱,山上的村民纷纷下山为蔗农打工,阿玲也在他们的营地找到了一份厨师的工作。正是在那里,她意识到了自己有烹饪的天赋。

®演示站™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边境走出的乡村女孩 - 演示站 +复制链接
㊣ 本文永久链接: 边境走出的乡村女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