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原莞尔的伪“满洲国”

“满蒙生命线”到底是谁先说出来的?

现在能查到的资料上好像首先是后来的甲级战犯、当时的政友会议员松冈洋佑1931年在众议院上说出来的:“我认为满蒙问题是关系到我国生死存亡的问题,是我国国民的生命线。国防上经济上必须这样考虑。”在这之后《每日新闻》曾经连发三十几篇社论叫作《满蒙生命线论》。一时日本全国从上到下“满蒙生命线”是甚嚣尘上。

其实这个“满蒙生命线”的提法是石原莞尔发明的。石原莞尔以次席的身份从陆大(日本陆军大学)30期毕业,本应是首席,但因为平时桀骜不驯,得罪了教官,这才被降为次席。石原毕业后留学德国,据说是能够读懂克劳塞维茨《战争论》的为数不多的日本人之一。

不仅如此,他还发展了《战争论》,得出“最终战争论”。石原认为未来世界的冲突是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的冲突,作为东方文明代表的日本,不可避免地要和作为西方文明代表的美国进行一场所谓“最终的战争”,以此来决定人类社会的走向。

石原又认为,在这场“最终战争”的较量中,日本在战略地位上处于不利的地位:国土没有纵深,没有战略物资资源。在这场持久战的过程中,日本一定要有一个后方基地,这个基地就是满蒙。

这就是“满蒙生命线论”的由来。

石原出身于国粹世家,是个狂热的佛教徒。日本有一门极富攻击性的佛教,叫日莲宗。据说原是中国的天台宗,传到日本后不知怎的就带上了通常佛教所没有的攻击性。特别是在明治以后,日莲宗在国家权力有形无形的支持下,成为了皇道派右翼力量的大本营。

皇道派团体及其所发动的事件,像“血盟团”“立宪养正会”“二二六”事件等等,背后都有日莲宗的影子,一直到战后的三岛由纪夫思想中都有日莲宗的痕迹。

石原莞尔的“满蒙生命线”理论,理所当然地被陆军奉为至宝。再经过传媒的宣传,成为了最锐利的口号和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思想武器,任何言行碰到了它就都熄了火。

当时的总理田中义一和陆相白川义则(陆大12期)都和张作霖有个人交情,他们认为与其自己去统治满洲不如想法子把张作霖变成一个傀儡,所以虽然张作霖在山东失败还是支持他继续统治满洲。而当时关东军司令官村冈长太郎(陆大16期军刀组)、参谋长斋藤恒(陆大19期)、高级参谋河本大作则认为,维持这条“满蒙生命线”的最大障碍就是老狐狸张作霖,只要除掉他就万事大吉,那个号称少帅的张学良只是一个爱抽鸦片的小少爷。哪有心思管正事。参谋本部作战部长荒木贞夫也支持关东军以对抗陆军省和内阁。

于是在1928年6月4日凌晨发生了震惊中外的“皇姑屯事件”,安国军大元帅张作霖的座车被人炸飞,张作霖不治身死。当时关东军方面放出的流言是南方北伐军便衣队所为,但事情很快就清楚了,具体主谋就是河本大作。

应该说关东军参谋们策划的皇姑屯事件是很失败的,事情没有朝他们的期望走,那个被关东军参谋们看不起的张学良又做了一件让他们想不到的事情:和蒋介石拜把子了,东北易帜。

皇姑屯事件四个月后,石原莞尔赴关东军任作战主任参谋,不久板垣征四郎也来关东军接任河本离任后空缺的高级参谋职位。这两位有了河本的例子作为经验教训,要放手在满洲干一下了。

所谓河本的经验就是:干什么都没事,政府不用说,就连军部都管不了他们这些精英参谋。而所谓河本的教训则是:干就要干个大的,不能像河本那样小打小闹,结果什么都没有得到。要独霸满洲,靠杀一两个人是不行了,得消灭张学良的50万东北军,建立一个由日本人控制的傀儡帝国出来。

1929年7 月,在一次参谋旅行中,石原莞尔对着关东军的参谋们首次发表了他的“最终战争论”和“满洲土地无主论”。

一边听着的板垣高级参谋十分佩服,一字不漏,全记在笔记本上了,回奉天(沈阳)后找来石原莞尔再次研究。于是,石原莞尔中佐、板垣征四郎大佐、花谷正少佐和今田新太郎少佐(陆大37期)每星期碰一两次头,专门研究占领和统治满洲的问题。石原还叫人拟了一份计划。

1930年12月计划完成,石原捧着计划踌躇满志地说 :“好了,还有两年。”这就是所谓昭和军阀三大“下克上”事件的第一件: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策划的“满洲事变”(九一八事变)。

应该说是石原和板垣是在准备进行一场豪赌。

当时的关东军只有 10600 人,而东北军是 44.8 万,其中正规军 26.8 万,最精锐的 17 万奉军在平津一带展开的有 11 万左右,在奉天光奉军就还有6万人左右,对关东军而言,占绝对优势。

东北军不但在人数上远远超过了关东军,而且在武器火力上也远远超过了关东军。当时东北军被关东军缴获的战利品里有:飞机 60 架,坦克 25 辆,还有大量日军根本没有的捷克式冲锋枪。

1931年春天,参谋本部军事课长永田铁山到满洲视察时说 :“虽说张学良军素质不高,但也有22万。人家还有三十几架飞机,咱们什么都没有。一旦有事,你们准备怎么办?”随即指示从日本国内弄几门大炮到奉天来。

就这样把两门 24 厘米大炮从东京搬到神户,再装上船运到旅顺,最后拖到了奉天。张学良却毫不知情。

石原莞尔(中)石原莞尔(中)

和河本大作当年偷偷干不同,石原莞尔这次是公开地在干,没打算瞒谁,因为赌局实在太大了。石原的“世界最终战争”理论,参谋本部和陆军与其说反对,不如说有共鸣。但是要付诸实现则反对,理由是怕美国、苏俄或者蒋介石插手。

但即便真的美苏蒋全部不闻不问,东北军真的和关东军拼命也打不过他们,所以石原又通过朝鲜军参谋神田正种(陆大31期)串通了朝鲜军司令官林铣十郎大将(陆大17期,后来在1937年做过4个月首相)无视军法,擅自将朝鲜军调至边境,随时准备越境支援关东军,其实有两个大队(营)当天晚上已经越过了边界,而林铣十郎是第二天才向上边报告的。

这位林铣十郎从此就得了个诨名叫“越境将军”。

参谋本部派作战部次长建川美次(陆大21期)来奉天阻止关东军乱来。为了帮石原们和关东军争取时间,他不坐飞机,走陆路坐海船横穿朝鲜慢慢来。等他坐火车到奉天,已经是9月18号傍晚了。

建川有情,石原也有意,不能让建川落不是。当天晚上关东军举行盛大招待会,为次长洗尘。建川次长心知肚明:都该忙得像耗子似的时候,怎么还全来接风?没错,看样子要出事就是今天了。于是就开怀畅饮起来,左一杯,右一杯,两杯喝完醉倒了。干嘛来的?等明天酒醒了再说吧。

关东军原定日期是9月28日,接到参谋本部俄罗斯班班长桥本欣五郎少佐的密报,建川美次要来,这才提前到9月18日。

9月15日,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花谷正、今田新太郎开了个紧急会议,研究建川美次部长要来的问题。板垣拿了一支铅笔竖在桌子上说 :“问天命吧,铅笔往右倒就不干了,往左倒咱们就玩命赌了。” 结果铅笔往右倒了下去。

那就是说计划中止了。

但是今田跳了起来,涨红了脸说:“你们不干我一个人干。”于是这四个参谋就决定了在9月18日建川到达的那天晚上动手,因为那是能够争取到的最后时间。建川部长交给花谷,只要能把他灌得不省人事就行了。

等建川第二天醒来,事已经没了,沈阳的东北军已经被全部解除了武装,石原们正忙着清点战利品。

石原的战术很简单:“打蛇打七寸”。趁那位花花公子沉醉在温柔乡之际,打掉沈阳城里的奉军指挥部,使东北军群龙无首。在沈阳动手的同时占领营口和丹东,阻断关外奉军主力回援和确保朝鲜军越境增援。

应该说石原莞尔和板垣征四郎的算计几乎完美无缺,唯一的缺点就是他们没有想到不但美苏蒋袖手旁观,连当事人张学良本人也同样袖手旁观。其实没有必要占领营口,就是帮张学良修一条现代高速公路,他也不会“打回老家去”。

石原的第一步,在张学良的“协助”下,走得很顺利。

第二天9月19日早上,建川的酒也醒了,也想起来了花这么多时间到奉天来到底是干什么来的了。找来石原们训话,说不能在满洲闹出事来。谁知石原们的回答是已经闹完了,奉军全给缴了械,不,是交的械,已经没事了。飞机坦克收来了一大堆,比咱关东军的要好多了。

建川虽然在思想上不反对关东军的胡作非为,但是坐在参谋本部作战部次长这个位置上,这次又是钦差大臣,他必须考虑以后怎么办。于是就和石原吵了起来,最后不欢而散,坐飞机回去了。

石原莞尔这次是公开地在干,没打算瞒谁石原莞尔这次是公开地在干,没打算瞒谁

建川回去以后的9月22日,关东军总参谋长三宅光治(陆大22期),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作战参谋石原莞尔,奉天特务机关长、刚被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任命为“奉天市长”的土肥原贤二和关东军参谋片仓衷大尉(陆大40期)就开了一个会,讨论下一步怎么办。

板垣说明了内阁和参谋本部的态度,片仓说明了来往电报。东京首先反对扩大事态,但是表扬了关东军的战果,到底什么意思?

土肥原说了第一句话:“要一口气解决满蒙问题,只有建立一个以日本为盟主的满蒙五族共和国。”

这就是石原一直主张的,于是,会议上五个参谋通过了一个《满蒙问题解决策案》,主要内容是:“在我国的支持下,领有东北四省和蒙古,以宣统帝为首树立支那政权。”以关东军意见的形式上交陆军省和参谋本部。

这个《解决策案》基本上反映了石原当时的思想,也就是使满洲独立,为他的所谓“日美最终战争”服务。

石原的思想也是逐步形成的,而且在不断变化。石原是一个学校出身的军人,就算是天才,也是皇军参谋型的天才,超越不了皇军参谋的根本局限。其实发动“满洲事变”在他来说一开始只是作为关东军参谋从对苏战略考虑出发,想把满洲作为前线基地的单纯军事上的考虑。

石原最早的考虑并不是“满蒙独立”,而是日本直接军事占领。他在1930年5月的《满蒙问题私见》中还在说“我怀疑支那人是否有建设近代国家的能力,不如在我国的治安维持下让他们自然发展。”从这里可看不出以后鼓吹的“王道乐土”“五族协和”的甜言蜜语,而是赤裸裸的以军事占领的方法来统治满洲,和当时的朝鲜、中国台湾一样。

但是石原的这个想法很当然地被军部否决了。

®演示站™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石原莞尔的伪“满洲国” - 演示站 +复制链接
㊣ 本文永久链接: 石原莞尔的伪“满洲国”